别了,2009

  去年年末,我以《别了,2008》的一幅图片作结。今年,我写下了类似的标题,但我觉得这次我有必要做一些总结与展望。

  对我来说,2009 年意义非凡。接近半年繁忙而充实的高三生活之后,5 月,我十八岁成年了;6 月,迎来了高考;7 月,开始担任华夏黑客联盟论坛的版主职务;8 月,踏入了浙大的大门;而转眼之间,大一的上半学期已然接近尾声。

  在这 2009 的最后一天里,我与诸君当扪心自问几个问题 ...

被扭曲的中国互联网

月光博客:2009年的最后一个月,广电部和工信部联合在中国互联网领域引发了前所未有的恐慌情绪,先是大量关闭BT下载网站和视频网站;接着整顿CN域名,禁止国内个人域名注册;接着未备案域名停止解析;论坛被要求重新备案;接着是关于“境外注册的域名将不得用于开展中国业务”和“境外域名将实施白名单制度”等传闻,让这种恐慌也在数亿互联网用户中蔓延开来。

  这大概 ...

大学 不过尔尔

  以下内容转载自学长的 QQ 空间:

  真的习惯了大学。
  早起,晨跑,瞌睡,食堂……通识课是赤裸裸的学分交易,基础课是“那部分内容考了你们也不会,所以我们不考”。看着老师开根号再乘以10的分数换算公式,我不知是该知足还是轻叹。

  不知排在更前面的大学怎样,至少在这所全国前十学校里,我仍未能找到令我热血沸腾的存在。文军西征路已成泛黄的历史,如今 ...

国有成均,在浙之滨

  不知不觉,来到浙大已经将近一个月了,正式上课也已经将近一周。

  初入大学,我感受到了与中学截然不同的学习方式和生活方式,也感受到了这所具有 112 年历史学府的深厚底蕴。

  从开学的军训到一连四场“领航人生”报告,从五花八门的社团、组织纳新到让许多人晕头转向、后悔不迭的选课,这完全是一片全新的天地。

  梅贻琦有过一句名言:“大学者,非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 ...

此生的寂寞与漫长

  云层遮住了盛夏的阳光

  在每一个寂寞的清晨与黄昏里

  我看到汗水润湿的干净笑脸

  颀长的身影割裂了尘世的污浊

 

  时间遮住了年少的岁月

  在每一个寂寞的清晨与黄昏里

  我独自漫步在曲折的道路上

  影子和许多事物一起越拉越长

准备去厦门

  七月份的时候就和同学说好了一起去厦门旅游。时间就定在后天。

  9 日晚上乘飞机至厦门,11 日晚上返回。所以我要消失两天了,吼吼。

  我还真不知道厦门有什么好玩的,同学来邀请我我就答应了。不过至少可以看一看大海。虽然宁波本身也是沿海城市,不过我从没有正儿八经地看过大海,顶多看过浩浩荡荡的钱塘江。

  行程中有鼓浪屿一日游。还有自费环金门的项目。金门毕竟属于台湾呀。我得向台湾同胞送上大陆同胞的祝福 ...

第 N 次被点名

以前的点名文章大都发在 QQ 空间了,这次就正儿八经地在我的博客发一回。

引用游戏规则:
1.增加一个你想增加的问题,然后传给朋友
2.点名人数5~10个内
3.被点到的人必须遵守规则完成

Q1.如果你是哆啦A夢,有一天当你要去找大雄时,打开房间发现小静香跟大雄脫光光在被窝里,旁边还有用过的保险套,你会?
A1.乘时光机回到过去阻止这么可怕的事情发生,作者你还想不想骗稿费了!

Q2.去日本,允许你免 ...

浙大报到好早

浙大录取通知书     先展示一下鲜红的充满喜庆的录取通知书。

    8 月 22 日就要去学校了,比高中晚了一星期而已……郁闷。复旦都要 8 月 30 号的。开学军训两周,还要考英语,囧死了。我的英语一向是老大难问题,估计是属于最差的一批,要从最简单的学起的。欲哭无泪、欲哭无泪啊。去学校后也不知道情况如何,一开始是肯定不会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