拉格朗日,
傅立叶旁,
我凝视你凹函数般的脸庞。
微分了忧伤,
积分了希望,
我要和你追逐黎曼最初的梦想。
感情已发散,
收敛难挡,
没有你的极限,
柯西抓狂,
我的心已成自变量,
函数因你波起波荡。
低阶的有限阶的,
一致的不一致的,
是我想你的皮亚诺余项。

狄利克雷,
勒贝格杨
一同仰望莱布尼茨的肖像,
拉贝、泰勒,无穷小量,
是长廊里麦克劳林的吟唱。
...